返回頂部
首頁半城湖 > 正文
臧海英:忽有一種慈祥 記者:老四       2020-01-20      點擊量:2582次 標簽:半城湖


▲臧海英,山東寧津人。出版詩集《戰栗》《出城記》。曾獲華文青年詩人獎、《詩刊》年度“發現”新銳獎、劉伯溫詩歌獎、詩探索發現獎等。


以不同的方式組合而成的文字,作為符號標注在每個人身上。臧海英和她的詩,極具獨特的符號價值。人性、命運、撕扯的痛感、痛與尊嚴互相補充……我試圖尋找一些詞匯,來概括她的詩,找到了一些,但很不全面。

詩人張執浩將臧海英用文字塑造的形象概括為:“孱弱而堅定,決絕而內省,悲戚的臉上常掛著天然的孤冷?!边@里的“孤冷”,是“熱”的另一種形態,個體向內的力度和向外的延展既疏離又統一。在那座以扒雞著稱的魯北小城,那個行走在眾生中的詩人,將眾人看待世界的目光集于一身。經過了文字淘洗之后的世俗變得孤絕奇妙,一種靈魂的共鳴不時震撼著讀者。

《西行》是臧海英詩歌風格的集中展現,具有極強的隱喻性,也可以說,這首詩本身就是對人生、文學的宣言。前三首作為“代表作”,呈現出詩人的不同維度,是否對應“超我、自我、本我”三重人格?對應的次序仁者見仁,但不同的作品還是呈現出了人的不同側面?!渡贁等恕肥切伦?,延續其一貫風格,自我疏離于人群,你會體驗到一種“孤獨的幸?!?。

詩歌所要解決的,是靈魂與命運對撞時的某種不安情緒。在臧海英的詩中,相信很多人能找到歸宿,盡管這些歸宿各不相同。

——老四




西行

一想到死在路上

就心生悲涼

一想到身邊將升起鳥鳴

而不是親人的哭嚎

又心生安慰

一想到尸身將引來蟲蟻

忽有一種慈祥

在海邊

 

我往海水里滴藍墨水

滴下去就沒了

再滴,再沒

……

 

如果你去海邊

看到一個手拿滴管,藍色的人

請把她領回來

 

她離開我已經很久了

在半空中上班

坐在康博大廈24樓

我懷疑現實的真實性

地面上的事物

紛紛縮小了比例,給我看

相比他們,我并沒有離天空更近一些

相反,它的高度和廣度

繼續擴大著我的小

但我已放棄返回地面的機會

自愿在半空中

做個雙腳懸空的人

我的工作,就是日復一日

坐在辦公桌前,給天空寫信

我看見的閃電,聽到的雷聲

都是虛無中,接收到的

來自天空的快遞

少數人

……真是難得啊,索道下

有人在攀爬

電梯旁

也留有一條樓梯

一個聲音,離開了合唱團

觀察一個流浪漢,他的行動和思想

不在這個世界里

從廣場的人群里退出來

我想著頭頂那顆星球

它也曾在行星的序列之中

如今,走出了行星系

獨自漂浮

它有著與其它行星的共同特征

但不再是同類

成都福彩中心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