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首頁生活潮 流 > 正文
煙管褲的春天 記者:段崇政        2017-04-06      點擊量:19318次 標簽:潮 流


煙管褲或許是這個春天最值得嘗試的好物件。


你需要一條黑色煙管褲

在敲下“煙管褲”之前想了很久——春天里用來修飾女性的腿型,是該打上西褲?蘿卜褲?錐形褲?直筒褲?還是……最后我還是打上了最鐘愛的煙管褲,因為它基本上適合各種身型。

煙管褲,這里說的是“Cigarettepants”并不是度娘說的Skinny Trousers,有些地方又叫它窄管褲。煙管褲介于直統褲跟靴型褲之間,是一種很奇妙的褲裝設計,能夠完美地貼合你的臀部,筆直的褲腿能讓你的雙腿腿線纖長筆直。

Cigarettepants流行于20世紀50年代,其實事實上褲子也是在50年代早期才受到女人們的青睞,穿褲子對女人們來說一直是一種禁忌尤其是上電視哦,直到Mary Tyler Moore在《Dick Van Dyke Show》里穿著顯高的煙管褲盡情地表演,女人們穿褲裝才漸漸成為被接受的事。

那個時候興起兩種褲子:香煙褲和Capripants(7分褲),但更受歡迎的是煙管褲——中高腰,一側或背部拉鏈,扁平的腹部區域,3英寸左右的寬腰帶,臀部豐滿,薄布料,長度剛好到腳踝的上方。煙管褲受到Marilyn Monroe、Sandra Dee等等明星的追捧,你基本不會看到夢露穿著長褲,但是煙管褲卻是個例外。

早期煙管褲通常是黑色的,后期才有了各種鮮艷的色彩和花紋。奧黛麗赫本在《蒂凡尼的早餐》里抱著吉他穿著煙管褲倚在窗邊一曲《月亮河》有留給你深刻的映像么?說了那么多歷史,那煙管褲在今天又怎樣呢?

基本上你很難看到 Anna Dello Russo同一件單品搭配兩次以上,但是煙管褲卻是個例外,奢侈品Saint Laurent 2013的春夏款煙管褲被她演繹了兩次,當然這條褲子讓她看起來超苗條而且比列也很好。

黑色的煙管褲完全沒有風格限制,可優雅、可商務、可帥氣……

相比黑色鉛筆褲,它更多了一分輕熟,甚至輕松地就能穿出專業的商務感。當然煙管褲也更能修飾腿型,如果說鉛筆褲緊貼你的身型是對你的身材進行了直白的描述,那么煙管褲就是加以修飾過的辭藻。

因為煙管褲的終極目標就是,抬高你的臀,收緊你的腿,露出你最細窄的腳脖,和男人一樣爽利干脆!


凱特·布蘭切特、周迅、艾米麗·布朗特著吸煙裝為阿瑪尼拍攝時尚大片。


吸煙裝——從煙管褲蔓延到全身的女權主義

如果嚴謹地按照煙管褲存在方式往上身蔓延,你將會得到一個名詞——吸煙裝。

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麥當娜是個神話,基本充當了一個宗教戒律和世俗陳規的破壞者的角色,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表演中挑戰倫理底線。

在早年的表演中,她任性地反串,穿著男人的西裝在舞臺上和女舞者大玩親親,這讓彼時的全世界男人都覺得她是一個極具攻擊性的性玩偶,一個無時不刻都可能榨干男人最后一滴精液的妖怪。

雖然表演石破天驚,麥當娜卻不是女人穿男士西裝“第一個吃螃蟹”的人。CHANEL品牌引以為傲的斜紋軟呢外套正是當年Coco Chanel從她男人的衣櫥里獲得的靈感,她巧妙地將男式服裝面料嫁接予女裝,而真正成就了時裝性別倒置游戲規則的則是黑白電影時代的好萊塢影后馬琳·黛德麗。在電影《摩洛哥》中,馬琳一身男式晚禮西裝的打扮標定了一個電影時代,也給時尚標定了一個新起點。

電影和生活終究是有距離的。直到1966年,法國天才設計師Yves Saint Laurent取締了這個介于電影與現實之間的屏障,將男士正裝做了局部尺寸上的調整之后,照搬到女模特身上,成就了女士吸煙裝的盛名。有關這一部分的事實,在2014年幾乎同時上映的兩部反映Yves Saint Laurent的傳記電影中都有呈現,吸煙裝和Yves Saint Laurent的另外一些被列為現代時裝史經典的作品(如蒙德里安裙)一起,成為他傳奇的設計生涯中濃墨重彩的一部分。

吸煙裝的出現,對當時的高級女裝而言是個突如其來的神話。

暫且拋開它所包含的性別含義和人們在社會層面的認知改變,單純從形式上來講,女人的禮服形式不再僅僅局限于裙裝,穿上西裝褲之后,女人可以像男人一樣邁著大步子走路,可以像男人一樣用稍息的姿勢一手叉腰一手夾煙,甚至有人在這個印象的基礎上想象女人站立撒尿的模樣——這太霸氣了——女人從此可以像男人一樣行動,而不必遵循老朽的婦人之道,處處迎合男人的喜好。

這些部分,很可能超出了Yves Saint Laurent設計吸煙裝的本意,他并沒有打算把女人完全塑造成為和男人零差別的生物,盡管他設計的吸煙裝早期版本帶足了性別倒置的意味,但是從今天的立場來看,其實更多的是中性的含義,否則他不會效仿Christian Dior先生設計的Dior New Look(俗稱迪奧A字裙)刻意給吸煙裝的腰身收緊,來凸顯女性婀娜的身段。

結局是,不論如何,Yves Saint Laurent一舉揭開了時裝性別倒置和中性化時代的序幕。就在他設計了吸煙裝之后不久,歐洲大陸和美國就轟轟烈烈上演了一場劃時代意義的性解放運動。性解放運動申訴的是兩性平等(這和1940年代波伏娃的女權主義有一定關聯)、非婚性行為、墮胎合法化以及開放式婚姻。

雖然這些訴求和吸煙裝本身很難建立直接的關聯,但是在跨越1960年代和1970年代前前后后20年間,性就是一個逃不開的社會話題,Yves Saint Laurent的吸煙裝不過是預示了這個時代的到來,并且男裝女穿的首次出現,也和后來的女性平權運動密不可分。

最終,女人在職場上享有了和男人一樣的工作權利,不僅如此,她們也有了職業裝范本,這個范本正源自當年的吸煙裝——像男人一樣打扮,雖然只是女性平權運動過程中最膚淺最無足輕重的那個訴求,但卻不可或缺,而這一切,歸功于Marlene Dietrich和Yves Saint Laurent。

至于麥當娜,她不過是吸煙裝的促銷模特吧。


在電影《摩洛哥》中,影后馬琳·黛德麗最早穿起了吸煙裝。


香煙:反叛精神的時尚魔咒

無論是煙管褲還是吸煙裝,有一個字眼我們繞不過去——香煙。

女性和香煙,這兩個詞擺在一起就具有某種化學反應。有一個品牌可以最好地在這兩者之間建立聯系,那就是萬寶路。

早在1924年,萬寶路就被宣傳為女性香煙,宣傳口號為“ Mild As May”(如五月般溫和)。但這是個錯誤的定位,女士們抱怨萬寶路的白色煙嘴會蹭掉她們的口紅,于是,公司把煙嘴換成了紅色,但還是沒有提振銷售,知道這個品牌的人也少之又少。這種頹勢一直持續到二戰后,萬寶路所在的莫里斯公司不得不找到營銷名人李奧·貝納尋求幫助。而李奧·貝納所做的,則是讓萬寶路變了性,這才終結了萬寶路的默默無聞之路。

萬寶路的逆襲故事在那時候的歐美流傳很廣,香煙曾是一個時代,標志著男權主義的勝利。但時尚界的藝術家們不會如這般對時代言聽計從——

在Yves Saint Laurent發明著名的吸煙裝之外,Coco Chanel 的個人照片中不乏有叼著煙頭的。當年在拍攝電影 《COCO AVANT CHANEL》(《時尚先鋒香奈兒》)的時候,品牌還特制了一款香奈兒的香煙,但并不出售,只在品牌自家的展覽廳中陳列。但公眾們從未停止過將 Chanel 品牌和香煙聯系在一起,前幾年市面上充斥的假冒 Chanel 香煙手機殼就是一個例證。經過英國《衛報》的民意調查,這款手機殼還榮獲最受市民歡迎假貨,手機殼上還像模像樣地寫著 Smoking Kills (吸煙有害健康)。

當然,對香煙的迷戀不一定要以具象的形式出現,比如 Louis Vuitton。2011年的巴黎時裝周上,Kate Moss 重登T臺,她穿著高跟鞋和熱褲站在那里吞云吐霧。

當時的評論人們都說,在時尚的世界里,比漂亮姑娘更有魅力的是有一點壞的姑娘。

成都福彩中心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