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首頁文化文化勢力 > 正文
李學明“瞻岱記” 記者:由衛娟       2020-01-20      點擊量:751次 標簽:文化勢力


▲李學明 1954年生于山東莘縣,山東工藝美院教授,山東省美協顧問。


“向歷史深處看,向文化高處看,也向自己內心深處看”

在中國文化里,泰山的地位不言而喻。但在中國美術史佳作里,泰山的畫作非常少見,與其地位嚴重不相稱。而坊間常見的泰山畫作,卻多有風水畫而非山水畫之議。

登泰山者蕓蕓,繪泰山者何寥寥?

泰山不僅僅是一座山。一代明君以封禪為至高追求,文人名士則以泰山標識人生理想。泰山拔地通天的氣勢、峻極萬物的雄偉,甚至泰山的日出、云海、古松、奇石等自然界奇觀,均可被畫家們技法純熟地完美再現。但孔子的“登泰山而小天下”、曹植的“我本泰山人”、杜甫的“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更是泰山的人文奇觀。圣人臨終前的“泰山其頹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蘇軾蘇轍的“恨君不上東封頂,夜看金輪出九幽”,元好問的“山靈見光怪,似喜詩人來”更是泰山的精神氣質?!爱嫽嬈るy畫骨”,畫山亦然。中國人的泰山崇拜,從廟堂到民間,從宗教到世俗。將這樣的神山收攝于筆端,需要的不僅是敢勇。

在畫展開幕式上,李學明用“泰山如坐”來表述泰山的人文積淀。他坦言泰山難畫,但自己畫泰山卻“非常簡單、非常自我、非常主觀”?!罢搬酚洝毖杏憰W術主持支英琦認為,李學明瞻仰泰山、與泰山對話,是用自己的語言畫出自己心中的泰山。他認為“瞻岱記”的“瞻”有瞻前顧后之意,是李學明向歷史深處看、向文化高處看,也是向自己內心深處看。



▲《太古清音》,35×43cm,紙本水墨,李學明作品。


“瞻岱記”畫冊選用了《眾山小矣》一畫開篇。此畫氣魄宏大意境深遠,圖中的士人與小僮在壯麗的山林云海處遠眺,令人想起孔夫子的“小天下”、曹植的“俯觀五岳間”、李白的“天門一長嘯,萬里清風來”……小的是天下萬物,大的是氣魄精神。誠如張岱所言:正氣蒼茫在,敢為山水觀。

“瞻岱記”中,有《朱彝尊游岱圖》《杜工部詩意圖》《石如先生登泰山小像》《板橋先生登岱圖》,又有《岱下煮泉圖》《山中論道圖》《濯足圖》《松云洗心》等等。古來圣賢文人墨客們,或獨對天地或三兩成行或老少咸集,都有一種見天地見眾生見自己的“大”與“真”。每一位千萬里赴約泰山者,都有一腔家國情懷,都有半生得失坎坷,他們的豁然與悲壯,浩然與辛酸,已然成為一種文化基因和價值判斷。李學明畫的是板橋先生,也是無名文人,是千年明月照過的古人,也是今日山風開解著的我輩。畫中人跋涉、洗濯,獨處、從游,長嘯、默言……是這個民族價值與審美的外化。也只有何其大、何其雄、何尊嚴的泰山,才能承載這份文化與歷史的渾厚。

學明先生一向畫風高古,對中國傳統文人的精神氣質審美情趣把握精準。他以幾十年的功力,將心目中的士人與精神上的高山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瞻岱小記”中,學明先生曰:趁天地清肅,萬木或脫,山中游人寂寥之際,登臨山中。巖巖泰山,唯我獨覽。此時,可游、可覽、可思、可想、可盤恒、可怪嘯、可依古松假寂,可臨流泉滌心。此中快意,唯可與知者道也。

所謂知者,不以時空為限,在畫里畫外,也在史冊內外。



▲《山中歲月》,34×66cm,紙本水墨,李學明作品。


所有的場景都很熟悉,所有的過往都呼嘯而來

《韓詩外傳》說:“山者,萬物之所瞻仰也。草木生焉,萬物植焉,飛鳥集焉,走獸休焉,吐生萬物而不私焉?!?/span>

學明先生的筆墨泰山,能包容大人物的治平之道,也承載生斗小民的閑適之樂。山東省美術家協會主席、山東省美術館館長張望先生認為,學明先生的畫有兩個方面的傳承,即典型的傳統文人畫與山東民風的優良傳統。學明先生是生活在古意里的現代人,他的水墨,留白越來越大,“一痕山色淡若無”,無中生有之哲學意味文化趨向漸濃。學明先生是閑中取意的藝術家,他所取場景意境,多有散淡之意,消磨時光、不辨不言,于自在中洞察氣象萬千,中國文人的逸居山林之氣躍然紙上?!暗怯[天下奇山水,可豁胸襟,散懷抱,愜平生,得永年,真人生快意事也。此等樂事,唯屬世間閑人,盡日營營于紅塵名利者,弗能消受其一二,蘇長公所謂:‘江山風月本無長主,閑者便是主人’,此言如是?!?/span>

尤其可貴的是,學明先生的這批畫作中,不一味文人高士,不乏鄉野小民的率性場景,常令人有桃花源之思?!夺窂R祈福圖》是一群男女老幼擁擠著去摸古鐘,祈愿福氣的到來?!栋埑叵顖D》是一群高矮胖瘦與天地自然坦誠相見?!豆艅x清風》是廟墻古碑老松游人間,一童一犬的蹲坐相向?!渡街袣q月》是一老翁一松鼠松上松下的會心一望?!短煜绿┌矆D》取景于彩石溪,有柳有溪有石,老少們或坐或爬或涉,有一種“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安樂。那個山石上奮力攀爬撅起的小屁股,恰在整幅畫的中央,寥寥幾筆,憨態躍然紙上。石的大與他的小,長者的閑與他的忙,對比強烈,讓整幅畫生機盎然。



▲《朱彝尊游岱圖》,62×41cm,紙本水墨,李學明作品。


泰山本土畫家高先生生于1957年,4歲登上泰山山頂,8歲跟著老人拾柴火,十幾歲在泰山上挑挑子。他在李學明的畫作中,找到了童年時代在泰山上下水摸魚的記憶。所有的場景都很熟悉,所有的過往都呼嘯而來。其實也不必生于此山,誰的記憶里沒有一段無憂無慮的時光。鄉風野趣,并非鄙陋,而是一個民族共同的歷史記憶與文化基因。學明先生的眾生泰山,確乎有容乃大、吐生萬物、生機渾厚,可謂精神原鄉。

杜仁杰中年以后“歲以結夏泰山為例”,并以“金色界中無量在,可能此地了殘年”而終老泰山。王若虛登山中坐化仙逝,遂有“蛻仙巖”成就佳話。想來,他們的眼中、心中,自然與學明先生一樣,有泰山巖巖、松風陣陣,也有犬坐鼠跳童嬉婦祈,這是一個真實而豐富的世界,能撫慰哲人,也包容鄉人。如張望所言:學明先生所畫的一塊石頭、一條溪水、一棵松樹,傳達給我們實實在在對泰山的認識,是傳統筆墨,有民間樸實的情感;學明先生的泰山是落在實實在在的生活中,落在他的心中;他的畫有藝術的真誠和真實,這個真實,不是形象的真實,而是心里的真實,這是最感染我們的地方。

學明先生在《瞻岱小記》記曰:昔時,先母一生未涉名山大川。家父歿三年,先母自里中來濟小住,諸姊驅車,踏青郊廓。道中止憩,環顧間,先母忽涕然淚下,遙指一山大慟,曰:“汝父在此山中矣!”言訖,悲泗淋漓。問為何山,或曰:“此泰山也”?!吹翘┥蕉雀赶蓷松街姓?,先母意也。噫!泰山之高、泰山之靈、泰山之容納萬有,泰山之天下奇觀,信然!



▲《幽懷己天際》,62×37cm,紙本水墨,李學明作品。


“人生的影子,內心的力量”

多年來,學明先生一直過著中國舊式文人的審美日常。住在高樓,他的平臺上要有一架絲瓜。有了小院,他每日早起親自侍弄瓜果蔬菜。院落不大,但缸中荷立,池里魚游,抬頭山傲。他布衣布鞋緩行其間,不憂不懼,或耕讀或作畫或撫琴,有山風來問候,有明月來相知。所以,他不是在畫古人、畫文人、畫鄉人,他的每一筆涂抹,都是他自己。

學明先生被稱作新文人畫的杰出代表,因其用筆、墨色、構圖高古,卻被于明詮稱為當代舊文人畫家。新也好,舊也好,學明先生的畫和他的人一樣,最難得的是真誠,不造作。



▲《泰岱浴心》,40×61cm,紙本水墨,李學明作品。


泰山學院教授盧東先生認為李學明的畫格調高雅、意境悠長,有學府高度、情感溫度,這樣的畫不是畫出來的,而是養出來的。一個心里清凈無垢的人,才能讓《泰岳洗心》有三分之二強的留白,強力清洗觀者的內心?!洞喝沼吾匪姟犯纱嗨姆种龔娏舭?。兩株老樹只有枯筆樹干,唯有幾個指甲蓋大小的小人儀態從容享受晴朗。這是心中天地大的人才有的大氣概?!短徘逡簟芬划?,當中一巨巖占據了整個畫面,只山石的一側稀稀疏疏數人瞻之,“從生忽如寄”感油然而生。



▲《靈巖寺十里松》,62×41cm,紙本水墨,李學明作品。


于明詮先生認為,中國書畫必須是“人生的影子、內心的力量”。在這個意義上,于明詮認為李學明所有的作品都是在完成一個格調、一個境界,他的變化就是不斷地把自己的格調境界提升。從“瞻岱記”一展看來,李學明漸漸抵達他的理想境界。他曾登臨泰山不下十數,“曲房深樹,百靈萬籟,未見其一二,故多未盡之懷”,卻“往往歸而空嘆其勝”,自譏“入寶山而空手歸”。 現在看來,在藝術的盛年,他才能與泰山真正相知,才能借這座無出其右的名山來展示自己數十年的沉淀與領悟。



▲《岱頂二月》,61×40cm,紙本水墨,李學明作品。


“所謂瞻岱記,無非余自少壯至老蒼往顧泰山,于山中所見、所覽、所思、所想,偶有會心,便欣然而受。更以古人所謂‘目識心記’之法,將之松濤云壑,絕壁冷泉,云煙變滅,默記于心,覓往圣先賢登眺之跡,慕其芳而感于懷,形之諸圖,以為鴻爪?!?/span>

“ 瞻岱記”是他的水墨日記,筆墨簡潔卻不簡單,讓觀者感受他的存在,他的文氣、他的真誠、他的樸實……見畫如見人。



▲《春日游岱所見》,62×40cm,紙本水墨,李學明作品。



▲《登岱》,49×35cm,紙本水墨,李學明作品。




▲李學明在泰山采風。

成都福彩中心官网 微信捕鱼送彩金 免费精准8码中特公开 幸运农场中了七个号多少钱 龙王捕鱼技巧 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 三分彩票网址 广西快三玩法 青海11选5中奖规则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长沙麻将必胜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