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首頁封面故事 > 正文
本刊專訪中國工程院院士—— 金翔龍:齊魯之地的蔚藍優勢 記者:王欣芳       2019-10-29      點擊量:1387次 標簽:封面故事


▲金翔龍院士在接受本刊專訪時表示,山東在海洋產業的發展方面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從萊陽路28號開始

《齊魯周刊》:您對這次產業路演印象如何?

金翔龍:非常務實。以前也參加過類似活動,更多偏向學術討論或情況介紹,這次路演更多引進智力、金融和技術,與會各方特別是跨國而來的人才,都來摸摸底。當然合作也不可能一次談成,但總的方向是根據國家本身需要挑選合作項目。

《齊魯周刊》:您是中國海底科學奠基人之一,在海洋科學領域的研究探索也跟山東頗有淵源?

金翔龍:1956年大學畢業,恰逢國家制定《十二年自然科學技術發展綱要》,中央提出“向科學進軍”的口號,我到西部做地質工作。但后來了解到中國海洋領域還是一片處女地,就將研究方向從沙漠轉向海洋。通過童第周、曾呈奎等先輩的引薦,我進入中國科學院海洋生物研究所(現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開始海洋地質研究工作。那年我24歲。

青島海邊的萊陽路28號當初是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是中國最早研究海洋細胞的研究室。從無到有,細胞慢慢生長,后來變成獨立的海洋生物研究所,再慢慢發展成綜合性研究所,最終成為現在南海路的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

《齊魯周刊》:梳理中國海洋科學發展歷史,您有何感想?

金翔龍:我國海洋科學發展非???。但在過程中受理學理科的影響太大。中國海洋界談得比較多的是流、渦等理論性問題,但產業開發力度還不夠大。如果我們從工學工科的角度來發展,可能速度更快些。

比如水產養殖,中國是養殖大國,包括山東也是海水養殖的大本營之一。但海水養殖沒有被放到產業發展的重要位置,這也是一種不公平。十八大以來,國家提出提高海洋資源開發能力,發展海洋產業是重要任務。

再比如海洋石油。1950年代我國石油資源與技術主要依賴蘇聯援助,后來中蘇關系惡化,我們當時就想盡快從遼闊海洋中找到石油。我學地質、搞勘探,就是為了找礦。我帶同事完成了中國海上第一條地震剖面,就是龍口到秦皇島一線。海洋石油的發展是此后各部門陸續推動的,全國來看,渤海、黃海、東海、南海都有鉆井平臺,都在開采石油,這一產業才算推動起來。

再就是遠洋漁業。我們的遠洋漁業還比較落后,一個主要原因是沒有信息提供。漁業發達的國家都有足夠的數據預測,哪塊海域多少經緯度有魚群。中國的大數據產業一直在發展,但海洋數據卻沒能及時提供給產業部門。

我們現在聯合相關部門在做這樣一件事。葉綠素等水色要素代表著海洋的生產力,通過水色衛星觀察海水顏色,以進一步判定魚群在哪里聚集。然后將數據發送給漁船,以改進遠洋漁業的能力。



▲與會嘉賓在路演現場合影留念。


經略海洋的實際與“狂想”

《齊魯周刊》:這些工作,如果不是通過采訪報道或其他渠道,公眾會感到很陌生,至少是有距離的。

金翔龍:是的。比如公海深海資源的開發。這種資源分為兩類,一類是礦產資源,經聯合國批準,我們在太平洋和印度洋設有四個礦區,礦產庫即設在青島;另一類是基因資源,基因庫設在廈門。深海資源開發工作很艱苦,船停在公海,科研人員來回飛機倒班。但我們還是要一步步做下去,這些資源不屬于任何國家,但為了讓子孫后代能夠掌握它們,我們先去墊個底。

公眾對真實的海洋科研工作了解比較少,反而對于學術緋聞之類更熟悉。其實公眾看到的前沿和熱點,更多是其他國家的前沿和熱點。中國的前沿熱點在哪里?需要我們的科學家踏下心來研究這種應用的東西,這很重要。

《齊魯周刊》:您想對年輕一代科研工作者說些什么?

金翔龍:他們思想被“禁錮”了。每天為了考試、分數忙,怎么搞創新?思路如何開闊?科學需要狂想,才能引領、創新,而不是跟在別人屁股后面跑。我感覺年輕一代的教育體系和方法都需要改一改。


山東發展海洋產業的優勢

《齊魯周刊》:在海洋產業方面,有哪些領域是公眾不熟悉,但是特別重要,也需要用更大力氣來進行探索的?

金翔龍:海洋裝備。我們的海洋裝備現在還有軟肋。我們應該在最基礎的、真正核心的技術上集中力量,大到核心專利、小到一個橡皮圈,都應該重視起來。

《齊魯周刊》:山東是制造業大省,能否將其反映到海洋產業上?

金翔龍:對,山東有很多非常好的技術。明天(1021日)我要去濰坊,一家公司將磁懸浮技術應用在海洋里,我得去看看。咱們的水下載體,船只或者潛艇,都由螺旋槳推進,軸承運轉時會產生摩擦力。如果磁懸浮技術能夠應用過來,就能解決很多問題。海洋裝備有很多潛在黑科技,需要我們把它開發出來。

《齊魯周刊》:山東在發展海洋產業方面,您覺得有什么樣的優勢和非優勢?

金翔龍:非優勢我想不出來,優勢是足夠的。

比如海洋化工在山東非常有基礎。中國化工最基礎的是酸堿,基本是從海鹽里提出來的,以前是天津和南京兩大中心,但青島在海洋化工方面走得很快。但海洋化工說到底又是污染行業,海洋化工發展這么多年,是化學工業的母體,怎樣幫助它發展,而非一刀切的搬遷壓產能,這是需要思考和協調的問題。

我們剛剛說到海洋裝備制造,山東就非常有優勢,這種優勢,不僅來自硬件,也來自軟環境。

舉個例子,國家深潛基地落實前,青島和上海都打報告希望能把基地留給自己,上海的理由是制造業特別是造船業發達,青島說我們有龐大的海洋研究體系、有海洋科研力量。最終在評審之后,深潛基地確定放在青島。當時我就說,基地放在上海,便是一個普通科研單位。但如果放在山東、放在青島,基地會備受尊重,能夠得到發展的政策和支持條件。這件事告訴我們,“選婆家”很重要,哈哈。

成都福彩中心官网 四肖期期准一刘伯温 安徽15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牛的生肖码有什么数字 风过留痕平特一肖 管家婆论坛四肖期期准开奖结果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118历史开奖现场+开奖直播 宁夏彩票11选5 安徽11选5开奖一定牛 牛生肖配对